一龙网

祖父笑着看我,这一抹微笑看上去真幸福

2020-09-03 大学生励志 原创
祖父笑着看我,这一抹微笑看上去真幸福:祖父早已八十岁大龄了,时光的消逝带去他年青的容貌,也带去他的身心健康他得了肝癌。一向情绪不稳定的他,一瞬间越来越溫暖起來,脸部常常带著笑...
祖父

祖父早已八十岁大龄了,时光的消逝带去他年青的容貌,也带去他的身心健康他得了肝癌。一向情绪不稳定的他,一瞬间越来越溫暖起來,脸部常常带著笑容,可那夺目的笑容在我眼里却不那麼幸福,我无法想象那微笑下这时正承担着多么的大的痛楚。

星期六中午,我赶到祖父家,奶奶去世很多年,家乡一直仅有祖父一人在住。历史悠久的街巷,老旧的房屋,那巷最里侧,便是家乡了!几十年前,这一房屋是祖父一手建的,年纪大了,也没舍得卖走。房屋后边有一个院子,紧靠房屋的一个花圃种一颗枇杷树,树干高而大,树技繁茂,更是纳凉的好去处,祖父已经那。

他坐着一张小凳子上,睡觉了,太阳通过逐层树荫,打在他铺满皱褶的脸,这一幕要我想到到一个词句岁月安好。我在屋子里搬离一把椅子,缓缓的放到祖父身旁。但他還是醒过来,起身了身,外伸手指头向房间门,让我要去拿房屋里的新摘的枇杷果,语调平平淡淡,好像沒有为我的来临觉得诧异。也没有客套,去拿了枇杷果,还顺便拿了塑料袋,我俩就是这样吃着枇杷果。

夏日的风轻轻地轻拂树技,轻拂大家的面颊,带著炎热的蔓草芬芳和一似土壤的气场,人也懒散起來,好像沉醉在这里夏风中。在这里悠然自得的氛围中,我凸起了胆量,我对祖父说:祖父,你立刻就需要选择离开了对不对?他的微笑一瞬间僵住了,我好像见到他眼里的一抹诧异,而那诧异迅速就被宁静替代了,他没说些什么,仰头看了看那棵老枇杷树。我来自身提的难题觉得后悔莫及,却不知道怎么破解这难堪,在我思索中,祖父先说话了:祖父自然会离去,人都是有生死轮回,何况我呢。听见这句话,一股酸酸的涌来的心中,祖父一直一件事很好,而现如今祖父好像见到我一脸担心的样子,开口笑了,摸下我的头说:傻姑娘,这有什么好伤心,或许你一会碰到大量的人,把祖父忘记了都是有将会。我连忙摆摆手说:不容易的不容易的,我能一直记牢祖父!祖父笑着看我,这一抹微笑看上去真幸福,不知道就是我的幻觉還是哪些,我感觉到这微笑中的一丝苦味。这苦味的笑我一直令人难忘。

在这里以前,是我一次看到过祖父收看一张照片,那就是和我姥姥年青时的合影照片,祖父就看见相片,静静的看见,夏初的风通过拉开的窗向屋内射入,随着着太阳随着着轻风,静静地,静静地,嘴巴含着一丝笑容,眼里带著一抹柔情,全部的顽强褪掉,我看到的便是一个一般的老年人。这才算是最真正的祖父,最真正的笑容,最幸福的你。

这是一个归属于爷爷的故事,一个归属于笑容的小故事,一个归属于夏的小故事,我的爷爷,他所展现的笑容,全是最顽强的,愿另一全球的你维持最真正的你,我心中最美的你。

祖父笑着看我,这一抹微笑看上去真幸福

文章评论

共有5条评论来说两句吧...